《活着》读后感

前些日子读完了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按照惯例,我不会连续读同一个作者的书,因为我觉得但凡是喜欢的东西,都不能食用过量,否则很容易腻。于是在今天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我读完了余华的第二本书《活着》。

和《许三观卖血记》一样,《活着》讲述的是徐富贵坎坷的一生。徐富贵出生在富贵人家,正如古人云"饱暖思淫欲",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干,于是就学会了嫖,然而自古嫖赌不分家,自然而然就学会了赌。起初是小赌怡情,由于富贵也是个有志向的人,想借着赌博光耀门楣(收复他老爹嫖赌时亏的财产,他老爹年轻时有200亩),然而由于龙二出千,在一次赌博中他输光了他的全部家业,所有的田地都归新地主龙二。为了让儿子醒悟,富贵老爹把地都换成了铜钱(大概十担子那么多),要行走十里多才能送到龙二那里,至此富贵也终于醒悟过来不再犯浑。经此一劫,富贵老爹也不复当年模样,没了往年精气神,在不久后去世。而在富贵老爹去世后,富贵的母亲也患了病,为了给母亲治病只能去县城找郎中。谁知郎中没找来,倒是被国名党抓去当壮丁了。在漂泊的路上,他结识了春生(一样被抓去当壮丁),经历过一段艰难的战争时期后,他被解放军俘虏了,之后他又被解放均放归故里。回去之后得知他的女儿凤霞已经在一次发烧之后失聪并失声,儿子有庆也长大了,于是一家四口又幸福的生活了一段时间。然而在合作社时期,县长的老婆大出血,为了给她供血,医生抽取了有庆过量的血导致有庆失学过多而死。得知儿子惨死的富贵差点就跟医生拼命了,而后又得知县长就是春生又只能就此作罢。之后凤霞嫁给了二喜,在生下一个儿子之后,因为产后大出血,抢救无效去世。儿子女儿去世使得本就患病的富贵妻子也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不久后去世。而失去妻子的二喜终日恍惚度日,在一次事故中去世,留下三四岁大的儿子苦根。丧了二喜之后苦根就跟富贵一起生活,然而苦根在一次发烧时吃了大量的豆子撑死了。这便是富贵的一生了。

以上就是故事的主线情节了,下面来说说阅读后的感受。

记得在开篇的时候,文章有一句富贵的独白:"二喜、有庆不要偷懒,家珍、凤霞耕的好,苦根也行啊",在阅读的时候我还纳闷这都谁跟谁,这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推出二喜儿子必叫苦根,而文章也印证了我的猜想。后来终于在后面集齐了这五张卡牌,分别代表富贵的一家人,这让我感到召唤神龙一样的乐取,同时我也知道,收集了五张卡牌可能故事就结束了。

我是一个很喜欢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人,只要我看见了,就一定会找出来。就在书中40页提到王喜是富贵家的佃(dian四声)农,在他死后叮嘱儿子要把那件丝绸的衣服给富贵,然而在书的80页,王喜居然又起死回生做了饲养员。不知道是作者的失误还是确实是有两个一样的名字,不过假如是一样的名字,富贵听到也应该吃惊一下——这不我家以前佃农的名字吗?

在故事主线情节我提到了和富贵赌博的龙二,在赌博中他出千赢了富贵,后来斗地主的时候,把他枪毙了。在枪毙之前,龙二见了富贵还说:"富贵啊,我可是替你去死的。",看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笑了,我想当时富贵的心理肯定是:"莫挨老子!"。感觉余华的作品透着一股浓浓的宿命论,如富贵年轻时放荡不拘,后来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落得最后孤苦伶仃;龙二出老千骗人钱财,最后被枪毙;春生因为他媳妇间接害死了有庆,最后春生在文革中不堪重负自尽。不仅《活着》如此,《许三观卖血记》也是如此。有此一说当然不是说龙二不该死,只是宿命论这种结局,固然符合读者的心理期望,但事实不总是这样。

尚且不论为什么书名叫"活着"而不叫其他什么名字,但我们知道徐富贵的一生是极具传奇色彩的,在他的一生中,似乎好事总是降临不到他头上,各种各样的灾难伴随着他的一生。在他的一生中,总是在送别各种各样的人,他父亲,母亲,老全,儿子,女儿,妻子,女婿,外孙,还经历了战争炮火洗礼,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徜若书名不提,我们也知道他也一直活着。

此外值得讨论的是,这篇小说和《许三观卖血记》似乎是互补的,大家可以对比一下。富贵的家人都在一次次事件中不幸去世,而许三观虽然卖血,但家人都还健在;富贵经历了炮火,许三观没经历炮火;富贵没经历文革,许三观经历了文革;富贵生产队队长对人挺好,许三观生产队队长官僚主义。难道这些都只是巧合?

  • 《活着》读后感已关闭评论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