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读后感

其实这本书在一年前我就已经买了,但一直没有机会读,现在终于把它读完了,算是了结了去年的愿望。开始只是听说过这本书的名字,因为名字比较新奇,所以一直有个印象,后来也从朋友那得知这是本不错的书籍。

前天读这本书的时候,还没读完第一章我就放下书本了,开篇无聊的陈述让我感觉自己是在咬一颗石头,然而令人庆幸的是那不是石头,是一颗坚果。还有一个让我停止阅读的原因就是翻译存在的错误,在第一章的第四页,书中翻译的是“这些文章增加了斯特里克兰的名声,但却勾起了公众的好奇心,而又无法满足他们的好奇”,这个“但却”应该表转折,而文章的句式是承接。另外在同一页的下一段,书中译文为“它是用一种浪漫对平庸生活进行的抗议”,显然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句子。于是我一再怀疑是不是没有必要继续读下去。

幸运的是,当我第二天我再去读的时候,没有再读到那种冗长乏味的陈述了。接着两天我便读完了整本书,对于书的内容我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三个人,斯特里克兰、斯特罗伊夫还有作者本人。

首先是斯特里克兰,书中主人公,在决定追寻他伟大的理想之前他是一个证券经纪人,四十岁左右,收入也算过的去,有一个聪明的妻子,以及一对儿女。本来到这个年纪的人大多过上了稳定的生活,然而不知为何,他选择了艺术。于是他抛妻弃子,一个人来到了巴黎,开始了艺术创作生活。然而对艺术的全身心投入让他在生活上很难维持下去,他甚至差点在一个冬天病死,多亏了他的朋友斯特罗伊夫才能继续生活,而斯特罗伊夫的妻子后来十分仰慕斯特里克兰,之后两人也在一起了,但斯特里克兰并不是真的喜欢她,后来她自杀了。病情好转的斯特里克兰在几经周折之下来到了某个小岛,在岛上他又开始继续他的创作生活,这个岛也是他最后的归宿,在这个岛他创作出了毕生最为杰出的作品(无从考证,但书上是这个意思),但不幸的是他后来染上麻风去世了,作品也被他后来的妻子烧毁了。

我觉得我大概讲明白了他一生的主线。对世人而言他是个奇才,创作了很多杰出的作品。但他也是个性格卑劣的人,他的好友斯特罗伊夫在他最为危难的时候拯救了他,而他却毁灭了斯特罗伊夫的生活(也有斯特罗伊夫自身的原因,那是个十足的蠢蛋)。尽管在艺术创作天赋上他是个奇才,但艺术创作是为了丰富生活,把艺术当作生活的全部完全是本末倒置了。他确实应该被可怜,因为他近乎完全放弃了物质世界,但他又不值得被可怜,他给别人带来了无可挽回的灾难,用书中一句话来说就是“You recongnize no obligations.No one is under any obligation to you.”。

接下来我要说是的斯特罗伊夫这个人,在前面我也说过他是个十足的蠢蛋,不光如此,他蠢的近乎魔怔。在斯特里克兰病重的时候,他得知之后不顾妻子的强烈反对把斯特里克兰接回家里,斯特里克兰看不起他,他仍然把斯特里克兰当兄弟,甚至把自己的画室自己的家(可能还有自己的妻子)给斯特里克兰都毫不在意,这种举止是善意的,但也是愚蠢的、毫无尊严的、无可救药的善良,是无可救药的愚蠢。结果就是他的妻子背叛了他,这种结局完全是他咎由自取。用马克思主义思想来说这是一种自我否定,遗憾的是在否定之后他没有想更高级的一层过度,反而变得更加愚蠢,这体现在经历他妻子的事情之后居然还想 引狼入室,把斯特里克兰接回老家,但如果斯特里克兰自己同意,我想结局也能预见。

对于作者本人我没有太多看法,他是一个睿智的人,对事物有很仔细的观察。我很喜欢他和斯特里克兰对话的部分(我认为那个人是作者本人),这让人感觉到棋逢对手的两个人在言语之中无形交锋。在他们的对话中有幽默的部分,也有一些很值得思考的道理。但不得不承认,读到某些部分的时候会让人感觉非常枯燥乏味,可能也有翻译的缘故,外国人的名字实在太长了,经常让人区分不清谁是谁,好在凭借自己的努力,我还能记住主角的名字。

有必要说明的是,尽管开始的翻译不尽如人意,但后面几乎没有给我发现错误的机会,还有像是听见了我的心声似的,译者终于不连名带姓一起翻译而是采用了简写名字的方法,这让我深受感动,我几乎可以原谅他在前面犯下的错误。

除此之外,我发现我对艺术出现了一种不一样的看法,以前我认为只有傻子才会去学艺术,现在我希望能有几幅画能挂在我的卧室,但博主的经济实力决定了这个愿望是个长期的过程。虽然我对艺术看法有所改变,但斯特里克兰还是个十足的蠢蛋。

附加:对于斯特罗伊夫这个人现在我又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了,我认为他是一个矛盾体,他对于艺术的欣赏有着独特的眼光,但爱情也占据着他生活的一部分,让他无法全身心投入艺术,如果他能像斯特里克兰一样,或许会成为更杰出的艺术家也说不定。导致他悲剧的原因可能要归咎于他无法在生活和艺术取得一个较好的平衡,但即便如此,他也是一个让我鄙视的人,不能取得较好的平衡比追求极致的人更愚蠢。世界上有很多不能取得平衡的人,也有很多极端主义者,要我选择的话,如果不能取得平衡,极端一点也无妨,但我内心是十分羡慕那些能够取得美好平衡的人(尽管他们本身对此不以为然),因为这样的人往往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

  • 《月亮与六便士》读后感已关闭评论
    A+